三總醫世代電子報第242期   2024 年 2 月號

疾病保健室

乳癌治療的新進展


血液腫瘤科 戴明燊主任

HER2陽性乳癌的特質是生長快速、容易復發、容易轉移而且預後不佳。不過自從二十年前,第一個針對HER2標靶藥物Trastuzumab的問世後,不論是轉移性乳癌或者是早期乳癌的患者,都逐漸受益。後續大分子單株抗體、小分子標靶藥物、抗體藥物複合體(antibody-drug conjugate, ADC)陸續研發問世,加入對抗HER2陽性乳癌的陣營。即使如此,仍然有近三成的早期HER2陽性乳癌患者會有疾病復發,轉移性HER2陽性乳癌因抗藥性而困難治療、第一個在乳癌獲得成功的ADC為Trastuzumab emtansine (T-DM1),為HER2轉移性乳癌第二線標準治療。新藥Trastuzumab-deruxtecan (T-DXd)在第二期臨床試驗DESTINY-Breast01中,展現了它更優異的抗癌效果,此試驗納入轉移性HER2乳癌至少接受過兩線治療仍惡化的患者,T-DXd不論是在疾病反應率、無惡化存活期、安全性等都有優良的成效,疾病反應率高達60.9%,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為16.4個月,在在都是前所未見的佳績。T-DXd也在DESTINY-Brease03,成功在轉移性HER2陽性乳癌第二線治療中超越T-DM1。

賀爾蒙接受體陽性(簡稱HR+)轉移性乳癌病人,CDK 4/6抑制劑的出現確實是改變了此類病人的治療與預後。CDK 4/6抑制劑目前在台灣有三種,palbociclib (Ibrance,愛乳適),ribociclib (Kisqali,擊癌利),以及abemaciclib (Verzenio,捷癌寧),三者雖然在口服方式、劑量以及副作用有些不同外,基本上都非常有效,療效也差不多。在第一線使用,或是已停用輔助性荷爾蒙藥物如復乳納 (Femara) 或泰莫西芬 Ttamoxifen一年以上)可以合併芳香環酶抑制劑或法洛德(Fulvestrant),疾病無惡化存活期平均可達26個月到33個月。要注意白血球下降等的副作用,但大致上比化學治療、或單獨使用賀爾蒙治療的療效要好得很多,病人也能維持良好的生活品質,不僅是在停經後,在停經前乳癌也一樣有效果,在最近的臨床試驗Right-Choice中顯示,第一線CDK 4/6抑制劑優於化學治療。

三陰性乳癌通常預示著較差的預後及治療限制,治療選擇包括傳統的化學治療:小紅莓類、烷化劑、抗微小管劑和抗代謝劑。轉移性三陰性乳癌因高度侵襲性,生存率低,中位整體存活期僅約一年,過去紫杉醇和小紅莓化療是三陰性乳癌治療的主要用藥。加上鉑類(Platinum)可以增加三陰性乳癌的化療反應率。化療抗藥性和早期復發仍然是轉移三陰性乳癌的困難,近年來轉移三陰性乳癌的新突破性治療包括:免疫療法、標靶式化療。

免疫治療首先開啟了轉移性三陰性乳癌治療契機,PD-L陽性轉移三陰性乳癌(CPS > 10 的患者),在KEYNOTE研究轉移性三陰性乳癌患者,使用吉舒達(Pembrolizumab)合併化學治療能延長及並無惡化期時間, IMpassion130 試驗也證實奈米太平洋紫杉醇與癌自禦(Atezolizumab)在 PD-L1 陽性轉移三陰性乳癌也能有疾病無惡化期改善。單株抗體與化療複合標靶治療(Antibody-Drug Conjugate, ADC)是在轉移性三陰性乳癌治療一個劃時代的新突破,Sacituzumab govitecan (SG, Trodelvy) 是一種對 Trop-2 具有高度特異性的 ADC, 基於 ASCENT 臨床試驗成功,由於治療組SG顯著改善存活期優於對照化療組,SG 於 2020 年獲得 FDA 批准認可,用於治療先前用至少兩種化療藥物治療過的轉移性三陰性乳癌。多項SG相關研究正在積極進行中,包括早期三陰性乳癌的手術前新輔助治療(NeoSTAR),手術後輔助治療(GBG102-SASCIA),與免疫治療的藥物相結合(Morpheus-TNBC)和 Saci-IO TNBC或與 PARP 抑製劑合併治療晚期三陰性乳癌,以及HR陽性和 HER2 陰性轉移性乳癌 (TROPiCS-02),我們期待未來更好的結果全面改變乳癌的治療。

語音服務
發布日期:2023/05/05 點閱次數:1,037